“国产圆珠笔头”有望完全替代进口的激励意义

2017-01-12   中国国际招标网

  3000多家制笔企业、20余万从业人口、年产圆珠笔400多亿支,但大量的圆珠笔笔头的"球珠"还需要进口……据报道,现在事情有了新变化,太钢集团已完成笔尖钢制定标准的工作,并生产出中国制造的笔芯,据悉相关产品已完成第六轮测试。这些笔头一些企业已开始使用,未来两年有望完全替代进口。(相关报道见今日本报6版)

  从某种意义上说,造不出圆珠笔头,早已成为中国制造业的一块心病。特别是在大众舆论中,这一现象更是被解读为中国制造缺乏工匠精神以及工艺积淀的典型象征。置之于这样的前情背景下,国产圆珠笔头的诞生所引发的鼓与呼,实在很可以理解……很显然,这一成果的影响力早已超越了特定行业、特定产品线的范畴,而势必会被表述成"中国制造"自我证明、自我实现的明证。

  当然了,评价"中国造出圆珠笔头",心理暗示、精神激励是一回事,现实的利益权衡、得失计算则是另一回事。从产业经济的角度出发,这一新成果,必然意味着中国制造又有了一项新产品,又开启了一个全新的赢利领域。可是,从造出产品到产品变现直至形成稳定的收益,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一家市场化的企业来说,"圆珠笔头"的故事显然才刚刚开始。

  其实,倘若跳出那令人心潮澎湃的情绪鼓动,公众最终还是会发现,"国产圆珠笔头"还是存在着许多有待厘清之处。比如,诚如许多人所担忧的,花费巨资研发一项高度成熟、利润有限的大众商品,其投入与产出之比是否合理?再比如,基于精细化的产业分工和广泛的全球贸易交换,我们又是不是确有必要执着于造出圆珠笔头?凡此种种,可谓见仁见智。然而有一点终究是明确的,中国制造历来有着自身的比较优势,不论造不造得出圆珠笔头,都不影响这一基本判断。

  现实语境下,国产圆珠笔头的制造成功,其最大的意义,首先在于实现了某种心理的满足以及产业自信的再确认。而除此之外,其整个研发过程所带来的诸多基础技术的积累,也必将转化为其他产品、其他领域的核心竞争力……或许可以说,造出圆珠笔头,从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它所演示的,是一种以重点产品突破带动关键技术进步的产业进化之路。